2020年“紫金蝉茶”征文大赛,优秀奖获奖征文《茶 情》

福建白茶网

2020年“紫金蝉茶”征文大赛,优秀奖获奖征文:

 

 

茶 情

张海洋/文

清晨的阳光,穿透梦一般的薄雾,洒在茶园每一棵茶树的叶片上,颤颤欲滴的露珠变得明亮了,仿佛芳芽笑盈盈、亮晶晶的眼眸。林嘉木呼吸着清冽的空气,沉醉在这令人无限留恋的绿色世界里。

从小在茶园长大的他,对这里的每一棵茶树、每一处沟沟坎坎都像对自己的身体一样熟悉,可是,今天他还是贪婪地望着这一切,连同正忙碌着采茶的姑娘、亲人,希望把这些一股脑儿装进自己的眼睛,带向远方。

昨晚,林嘉木来到“仙居茶号”的茶室里,对正在品茶的陆老爷说了自己纠结了一个春天的打算,他说自己想跟着茶帮去千万里之外的蒙古、俄罗斯送茶。说完,林嘉木紧紧盯着这个给了他名字,给了他家庭生计的老人,希望他能给自己一个爽快的结果。

陆老爷没有回答他,而是拿出一个小巧的白瓷茶杯给他斟了一杯茶,“来,尝一下这是什么茶?”在陆老爷慈祥坚定的目光里,嘉木迟疑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不像咱的仙湖茶……这是?”陆老爷呵呵地笑了,“这是紫金蝉茶。是用小绿叶蝉叮咬过的茶青制成,乌龙茶汤色橙红透亮,红茶明澈艳丽,绿茶清澈明黄,均带有特殊的浓郁蜜香,滋味香醇甘润,被世人赞誉:“此茶只应紫金出,天下茶人莫辜负。”。

嘉木不知道陆老爷为什么给他说这个,自己从小就在茶园种茶、采茶、制茶,对茶叶的热爱仅次于对芳芽的热爱吧。记得六七岁时,陆老爷把他和少爷云华,还有老爷的养女芳芽叫到一起,告诉他们从明天起跟着请来老师一起在家里读书。尽管父母感恩戴德,激动的眼泪横流,但是嘉木高兴不起来,他惦记着茶园里的茶香味,唯一能让他安心坐在那里摇头晃脑读书的理由,就是他喜欢看芳芽笑盈盈、亮晶晶的眼眸。

芳芽读了两三年书,认识了一大筐字后就不再读了,跟着太太学着料理家务。芳芽不去学堂,嘉木也没了心劲,去了茶园学制茶了。可是,三个人还是会经常聚在一起逗笑。云华送给芳芽一张在学堂里偷偷画的她的画像,被嘉木嘲笑说鼻子歪了;嘉木给芳芽带了茶场采的野果,被云华恐吓说吃了肠子断了没人瞧。每次两个人都把芳芽逗地笑出眼泪来。老管家打趣道,哎呀,你说两个人就一个媳妇怎么分?他装模做样发愁的神情把三人逗更是笑个不停。

时光倏忽,十八岁的芳芽出落的像茶园里最鲜亮最翠绿一叶嫩芽。嘉木和云华依然乐此不疲地逗芳芽笑,可是看她的目光里似乎多了些什么,芳芽似乎感受到了那目光里的灼热,笑着笑着却羞红了脸。

嘉木知道自己是佣人的孩子,一家人能得到陆老爷庇佑,不知道是几世修来的福气,那会有什么非分之想。他选择远赴海外为茶号的生意开疆扩土,就是想报恩陆老爷于万一。陆老爷却没有给他想要的答案,却让他给自己做一罐“紫金蝉茶”。

陆老爷向他传授了“紫金蝉茶”制作方法,他知道紫金蝉茶的采摘和制作都有严格要求,工艺十分讲究,一般来说,气候炎热的六月至九月,是小绿叶蝉最多的季节,此时茶叶里的蜜香也最浓郁,必须以受小绿叶蝉刺吸的茶树新梢芽一、二叶为原料,经萎凋、晾青、做青、发酵、杀青、回润、揉捻和烘干等数十道工序,才能制出醇厚甘甜,风味独特的紫金蝉茶。第二天,嘉木就背起茶篓,走进了茶园。忽然,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了他的面前,是芳芽,她也背着茶篓,头上围着蓝花头巾,一副采茶姑娘的打扮。

“你这是……?”嘉木惊诧地问。

“你不是做好‘紫金蝉茶’,就要远走高飞了嘛?我来帮你……”芳芽眼眸里的露珠亮晶晶的。

“不是,我,你,云华……”嘉木一时无言以对。

“你们都走,都走吧,剩我自己一辈子守着茶园。”芳芽塞到嘉木怀里一张信笺,走进了茶园深处。

嘉木满腹疑问地打开信笺,是云华写给他的。

“我去京城开茶庄分号去了,你和芳芽好好做茶,希望早日喝上一杯你们亲手炒制的‘紫金蝉茶’”。

嘉木抬起头,望着春光下连绵起伏的绿色茶园,忽然想唱首让人流泪的茶歌,“鹧鸪声里忆哥哥,亲拣云芽远寄他……”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xinwen/pinpai/1359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