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建白茶网首页
  2. 自媒体
  3. 茶文馆

沿着茶祖足迹,寻找失落故事

福建白茶网

“从哪里来 , 到哪里去?”这是个经常被思索和拷问的哲学命题。到了景迈山,布朗族老人最爱讲的也是这种故事。


沿着茶祖足迹,寻找失落故事

“从哪里来 , 到哪里去?”这是个经常被思索和拷问的哲学命题。到了景迈山,布朗族老人最爱讲的也是这种故事。

据考证,布朗族是古代“百濮 ”族群的后裔。在中国,和他们同属南亚语系孟高棉语族的还有佤族和德昂族。四千年多前,中国西南地区尤其是云南居住着众多的孟高棉部落群。在寻找宜居家园的热潮中,许多孟高棉部落沿着大江大河,陆续迁徙至南方的中印半岛,大多数部落随遇而安,在此建立了新的家园。而少数部落的人,却被无边无际的大海弄得茫然不知所措,炎热的气候又逼着他们沿着河谷返回云南。

在春秋战国时期,他们与这里的“百越”族群杂居在一起。由于濮人分布区域广阔且分散,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一,大部分处于狩猎采集的原始生活方式。根据历史文献记载,永昌(今保山)一带是古代濮人居住的地区,部族众多,分布很广,很早就活动在澜沧江和怒江流域各地。现今的布朗族先民就是濮人中的一支。

老人翻出岁月斑驳的经书说,带领他们从远方迁徙而来的首领叫帕哎冷。他们最早居住在被叫做“ 勐些 ”的滇池一带,后来迁徙到勐卯好法(今德宏州瑞丽)定居,但又被绍兴绍帕的人攻破了寨门,无奈之下再度举族迁徙。他们在景栋(缅甸掸邦)小居过,这里坝子宽又平,但湖边浓雾紧锁,瘴气横流,这不是他们理想的栖身之地。帕哎冷带领族人继续迁徙。

沿着茶祖足迹,寻找失落故事

在迁徙途中,疾病在族人中间蔓延开了,病中的帕哎冷在一棵叶子闪着腊光的树下逗留,他掐了几芽树叶放在口中嚼,感觉苦后回甘满口生津。后来,他昏昏沉沉地睡着了,一觉醒来感觉全身轻松了许多。这是好药!他把这种树叶分给大家,族人的疾病渐渐痊愈。为了感恩,帕哎冷当即带领族人焚香点蜡,以本民族最隆重的仪式,向这棵不知名的树顶礼膜拜。他高兴地为这棵树取名为“腊 ”,叮嘱族人永远记住拯救他们生命的树。布朗族对的那种难以言表的崇拜与敬畏之情从此产生了。

队伍越往前走,途中遇到的野茶树越多。远眺苍茫的群山,帕哎冷看到一座山,远看,像一头大象,走近,山像顶到天,土地肥得流油,清泉潺潺。这里有鸟有兽,还有拯救过部族生命的“腊”。这里易守难攻,是建立村寨理想的地方。帕哎冷为此地取名——“芒景汪弄翁发 ”(大布朗中心),决定以此为大本营,其下建四个大部落。他指挥子民先在大本营进行大面积人工种植茶叶,成功后逐步向其他部落推广。

大家把找到的野生茶树做上记号,再将它们移到驻地附近栽种,把采到的鲜茶籽播种在土里。野茶树一步步得到驯化,茶园一年年在扩大。帕哎冷去世后,布朗族人为了感恩这位部族联盟首领,在每年的傣历六月七日这天,隆重举行仪式祭祀茶祖帕哎冷,每三年举行一次大祭。

沿着茶祖足迹,寻找失落故事

据芒景布朗族经文典籍《(蛮景)本勐》的记载,祭茶祖的仪式已传承了一千七百余年,它伴随着布朗族走过漫长的岁月。有哪个民族的历史与茶会结合的如此紧密?布朗族不愧为茶的民族!

从景迈山出发,我们沿着茶祖帕哎冷的足迹,去寻找失落在各地的故事。帕哎冷去世以后,布朗族再也没有产生出像他那样英勇强悍的盟主,各部落之间的联系也没有当年那样紧密。由于傣王们担心布朗族的日益强大动摇到自己的宝座,勐泐(首府在今西双版纳景洪)、勐艮(首府在今缅甸景栋)、孟连(首府在今孟连娜允)三地的傣王,在洛勐山上将帕哎冷的子民,三分在自己的麾下。

景迈山的芒景、芒洪、翁基、翁哇和糯岗等村寨,分给孟连傣王,“汪西爱 ”“汪西哈 ”两大部

落里邦松、木尖、岗赛冷、埋岛、安卡、三岛等村寨分给勐艮傣王,“汪绍乃 ”“汪绍弄 ”两大部落里的西定、巴达、章朗、布朗山等地的村寨分给了勐泐傣王。

虽然,这片原属于一个阵营的布朗族人,后来分属不同的傣族土司管辖,甚至被国界分割成两个国家的人,但悠久的渊源和血缘关系,使他们有着共同的灵感来源和密切的经济交往,缅甸和西双版纳的布朗族村寨,至今还保存着有关帕哎冷故事的经文,有不少村寨和山河还是帕哎冷与七公主爱情故事演绎的地点,茶祖形象与贡茶的场景被雕塑在古寺的墙壁上,古老的歌谣还在传唱着他的故事。这一切都体现了他们共有的民族情感、审美情趣和文化认同。

沿着茶祖足迹,寻找失落故事

在缅甸掸邦,一个叫芒达澜的傣族村寨,过去是渡口摆渡的船工。过了渡口,一条数公里长的石板铺就的官道,还完好地藏在山中厚厚的落叶下。这条大道是景迈山和勐遮等地通往大勐养、景栋、大其里等地的盐茶大道,渡口就是盐茶税收的关卡。虽不见桨橹划水舟来楫往,更不闻山间铃响马帮来,可码头的铁钩,石板路上马蹄印,还向我们诉说着当年的热闹景象。

每年新米节来临时,摆渡人都在寨首的带领下,每家以一只鸡献祭帕哎冷。从这里开始,沿着古道一直到景栋,沿途的许多傣族村寨,至今还保留着祭祀帕哎冷的习俗。由此可见,茶祖并不是布朗族一个民族的,他的故事和精神对其他民族的影响,对茶文化推进和动力是不容小觑的。

在临沧市耿马县的四排山上,我们找到了一个古老的布朗族佛寺遗址,一百多棵大青树环绕四周,寺院的断垣残壁被巨蛇一般的臭菜藤子所盘踞,十几位住持的舍利塔在森林里静静地矗立。曾经的辉煌和香火都被漫漫岁月淹没在荒芜中。但帕哎冷曾经在此地试种茶叶失败,而决定再往前迁徙的传说,告诉我们,这里也留下茶祖的脚印。

临沧双江一带的布朗族中也流传着帕哎冷的故事。帕哎冷去世后,一阵仙气从天空飘过,茶祖的遗训回荡在村寨和茶园,被牢记在茶人的心中。在当地一年一度的祭茶祖仪式上,他们一遍又一遍呼唤“布哎冷”(哎冷爷爷)和“呀哎冷”(哎冷奶奶),满含感恩之情,祈求先祖保佑他们衣食饱暖、诸事顺安。

 沿着茶祖足迹,寻找失落故事

图片描述  

文章摘自:普洱杂志 张海珍 (文章分享不做商业用途仅做交流,若有侵权请及时联系删除,谢谢)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福建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zimeiti/chawenguan/1246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