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香里的父爱如山

福建白茶网

父亲爱喝茶,却从来没有喝过那些茶商从他这里收走的鲜叶做出的高价好茶;父亲爱自己的孩子,却从来没有用过言语表达……


父亲爱喝,却从来没有喝过那些茶商从他这里收走的鲜叶做出的高价好茶;父亲爱自己的孩子,却从来没有用过言语表达……

茶香里的父爱如山

片描述  

(一)

 

生活在大山里的孩子,多少都会对小学课本里学过的一首现代诗《在山的那边》有些感触:“小时候,我常伏在窗口痴想,山那边是什么呢?……”曾好几次跟着父亲爬上海拔两千多米的高山使劲的远眺,看到了山的后面除了山,还有那滚滚的澜沧江像一条弯曲的蛇盘绕在山脚下跟着岁月默默流淌着。

 

在世界茶树原产地云南的大山里,当地土著居民大都以采摘普洱茶为生,父亲就是其中的一个采茶人。从我记事起,就经常看见父亲穿着一身陈旧的藏蓝色麻布衣套上母亲给她缝制的袖套背着竹篓每天清晨天还没放亮就出发去山上的茶林里面开始一天的茶叶采摘工作。

 

从越老的古茶树上采摘的茶叶品质越高,也就越值钱。从爷爷那一辈开始,我们家就一直以采茶为生,所以父亲从小也算是在茶农世家里长大了,耳濡目染之下,对于茶树的选择和采摘父亲有他独特的见解,每年来收购的茶商经常会来我们家收茶,特别是初春那会的新茶还得在前一年提前预定。

 

这么多年以来,父亲靠着采茶获得的收入来支撑起一家人的生活,并且还供出了寨子里为数不多的大学生。自我记事起父亲的生活里大部分时间都在跟茶叶打交道,每年初春是采摘的旺季,父亲会把刚采摘下来的茶叶晾置在房前屋后,一靠近满屋子的茶香在空气里飘荡。

 

平日里除了采茶做茶,一有闲暇父亲就喜欢抽水烟和喝茶,打我一出生就有的竹子水烟筒听说还是爷爷生前的留下的。大山里的娱乐生活并不多,一天劳作下来身体已经疲倦,晚饭过后坐在门口抽抽水烟、喝喝茶看着夕阳从大山渐渐落下是父亲留在童年印象中最深的一个场景。

茶香里的父爱如山图片来自互联网

(二)

 

父亲是个不善表达的人,用母亲的话来讲:“你阿爸呀就是一个榆木脑袋,有时候让他说几句好听的话跟逼他似的。”不善言谈的父亲除了跟家人在一起偶尔还会说两句生活上的,在外面很少看见他跟别人有过多交流,一般要说也是谈论一些正事。

 

除了木讷之外,父亲应该还有点无趣。记得那时候上学父亲唯一跟我说的最多的一些话就是让我好好读书,可能是祖辈上还没出过文化人吃过很多没有文化的亏,所以非常重视子女的教育,他一直希望他的下一代不要跟他一样一辈子目光所及只有周围这一片大山。

 

母亲有时候会故意跟父亲说:“你再不多宠着咱宝贝女儿,等她长大嫁出去,你可别后悔”父亲傻呵呵的笑,继续喝他的茶。

 

小时候不懂,理解不了父亲的这种性格,等到我也开始有了自己的家庭之后,回过头想起以前的时光,才慢慢开始理解父亲沉默寡言的背后隐藏着某些深沉的东西,那是对于老婆孩子无言的爱,不求回报,但求问心无愧的付出,就像父亲做的普洱茶一样,需要细细的品才能品出其中的甘甜。

 

那个年代,在大山里上过学的人大都经历过一段翻山越岭的求学岁月。记得上小学那会,学校离家里远,大概需要走一两个小时翻过一座山才能到学校。每天清晨天还没亮就被早起的父亲叫醒,吃过早饭之后就背起书包带上阿妈准备的饭盒跟父亲一起离开家。

 

依稀记得,只有微微一点星光的山路上,我在前面走着,父亲背着竹篓在后面跟着,两个人也不说话,我有时候回过头想看他跟上没有,目光与他对视,他就对着我傻笑。一直等到半路上遇到一起去学校的同学了父亲才跟我分开,并嘱咐了两句让我在学校好好上课的话,然后一个人就掉头往山上走。

 

与父亲分开一段时间,我回过头望向父亲离开的方向,经常还能看见他还默默站在不远处的山坡上,目光一直注视着我,等我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了,他才安心的去忙他自己的事情,每次都是如此。那时候不以为意,现在细细想来这不就是父亲对孩子的表达方式嘛。

 

父亲不善表达对子女的爱,但是子女又何尝善于表达对父亲的爱呢。大部分的人在母亲面前似乎大都比在父亲面前放得开,想到自己从小到大,又有多少次主动坐到父亲身边,哪怕不说话,只是陪他静静喝一杯茶。

茶香里的父爱如山

图片描述  

(三)

父亲爱喝茶,却从来没有喝过那些茶商从他这里收走的鲜叶做出的高价好茶;父亲爱自己的孩子,却从来没有用过言语表达……

 

一辈子像蜜蜂一样辛勤劳作省吃俭用的父亲,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舍不得花钱尝下除自己做的以外的好茶,在不言不语的岁月中,曾经高大伟岸的身躯日渐佝偻,岁月除了在他脸上镌刻出了一条条深邃的沟壑,还在他常年采茶的双手上留下了厚厚的老茧和一道道曾经被树枝割破的伤疤。

 

几年之后,我考上了大学,像父亲所期望的那样从大山里走了出来,看到了除了大山以外的世界,像大部分从大山走出去的人一样,毕业之后留在了城市里工作和生活,却不忘带上几盒用老家大山深处采摘的大叶种古树茶菁制作而成的古树普洱茶—云端蜜芽,我总觉得那是云南大山里千千万万的采茶人采摘下来制作而成,其中有可能也有父亲采的茶,对我来说那是家乡的味道。

 

留在城市工作之后,一年鲜少有时间回家看望一辈子都与大山为伴的二老,只是每每想起他们的时候就会给父亲寄上几盒云端蜜芽,父亲是舍不得花钱买茶的,工作之后曾经给他买过好几款不同的茶寄回去,他总是觉得我花那么多的钱买茶浪费了,唯独我寄回去的云端蜜芽,他总说还是自己家乡产的普洱茶好。

 

时间可以改变很多的东西,却唯独改变不了父母对于子女的爱,父母之爱子女,则为其计深远。那次回家,父亲只是无关痛痒去的说一声“回来啦”。但是听阿妈说:“你别看你阿爸嘴巴啥也没说,但是知道你要回来了可高兴坏了,一大早就去集市买一堆你喜欢的菜,鸡呀鱼呀早早的就杀好了就等你回到做给你吃了”

 

傍晚吃完饭父亲还是喜欢坐在门口喝茶,这次回来我又给父亲买了几盒的云端蜜芽,我泡了一壶茶,拿着一个小板凳坐在他旁边,给父亲倒上一杯,静静的陪着他,夕阳下,父亲的背影被拉的很长很长……

 

父亲节就要到了,作为子女的我们是否也能趁着父亲节这个契机,抽出点时间回家和父亲好好喝一杯茶,说说那些之前不曾说出口的一些话……

茶香里的父爱如山

图片描述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zimeiti/chawenguan/120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