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福建白茶网首页
  2. 茶专题

佛山茶人云南凤庆采制古树茶 与天地古人对话

福建白茶网

三九时节,佛山“骨灰级”茶人李春毅品自制熟茶、赏自制古树生茶,在氤氲茶烟中享受寒冬时光。但他的心里惦念着云南凤庆一片小树苗:“树籽捡自凤庆3200年古茶树下,在朋友的培育下竟然发芽了。春天我要回去看看。”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云南茶行业还没形成清晰的古树概念,但李春毅就在爱好的驱动下远赴遇难茶山寻找古树资源,并动手采茶、制茶,几十个春秋,他与天地对话,与古人对话,除了收获一库干仓古树茶,还修炼了淡泊之志。
 
  入茶山自采制茶叶
 
  对于“骨灰级”茶人来说,古树需以时间来界定,70年内新种茶树所产成为台地茶,70年至300年内的是乔木茶,而树龄超过300年的乔木型大叶茶树,所产的茶叶才是“古树茶”。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是古树茶概念尚未明晰的年代,也是李春毅生命中最幸福的十年。“当时,福建白茶网原料是分等级出售,由于古树芽叶梗粗老,进入不了最高原料等级,所以一直被低估。”李春毅说,他在品茶过程中发现虽然老树茶其貌不扬,但滋味醇厚,喉韵悠久。因为喜欢,他走进云娜山头,考察可开采的古树资源,并动手研究如何制茶。“之所以说幸福,是因为没有人与你争抢古树原料,你想制作哪个山头的古树茶就可以制作。”
 
  每年5月至6月,10月至11月,李春毅一定会在春秋这两季扎在山林里埋头苦干,采茶、萎凋、杀青……个中辛苦,只有当事者才明白:“2014年11月制茶回来,我的指甲到现在都是爆裂状。”友人叶解曾在2012年随李春毅进山制茶,但被山区蚊虫叮得不成人样,至今感慨“辛苦”二字。
 
  “好茶叶,需五分底子,五分制作。”李春毅特别强调制作得法。他说,进山采茶时间有讲究,太阳出来半个小时左右,茶叶上的露水蒸发后,就可以动手了。采茶完毕,新鲜茶叶需经历萎凋,以减少鲜叶与枝梗的含水量。“杀青是普洱茶制作的核心技术,直接决定茶叶的品质。”
 
  有人认为,普洱生茶需陈放数年,不能现炒现喝。李春毅不认同这种观点:“生茶性本寒,杀青没有到位的茶叶就像夹生饭,喝了可能会烧心、腹泻,但你不能因‘吃了夹生饭烧心’而推断出‘吃米饭会烧心’。事实上,制作得当的普洱生茶就能现喝。”
 
  观古树与古人对话
 
  这些年,关于古树茶和普洱茶的是非争议颇多,让人莫衷一是。李春毅淡然:“品茶,重在对比,你的舌头不会欺骗你的心。”
 
  李春毅为记者沏上自己在2014年在茶王地制作的新茶,随后,又沏一杯陈化超过10年的陈茶。记者发现,时间会给古树茶带来不同的风味,但是共性也很明显,那就是生津,回甘至喉,许久不散。李春毅解释,前人种树,后人乘凉,这就是古树茶的魅力,因根系深入发达,营养物质丰富,造成浓郁的茶汤滋味。每一次品茶,都是与天地自然、与古人对话的过程,他能感知一方阳光水土的特性。“以前没有喝茶的时候,人心很焦虑,喝一口水都是慌慌张张的。喝茶,让人心平气和,宁静淡泊。”
 
  每一年,李春毅都会择人迹罕至的地方去“朝拜”古老的茶树,例如邦崴1号、2号、3号古茶树,凤庆3200年古茶树……站在这些千年古树之前,李春毅总是浮想联翩:“中日科学家用碳十四测算,凤庆这棵古茶树树龄在3200年,也就是说比商纣王还老一两百岁。现实中这是文物不能开发,但是每当站在树前我会想象一下,如果能做一泡茶,炒制到位,就这样和古人对话该多好。”
 
  李春毅还当真在凤庆3200年古茶树周围捡到一些树籽,他托当地的朋友帮忙培育,树籽竟发芽了,这让李春毅对2015年的春天充满期待。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福建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zhuanti/87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