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有百式,人有百态

福建白茶网

古人云:“从来佳茗似佳人。”作为与佳茗厮守相伴的紫砂珍器,自然更是人们心仪的“美媛、丽姝”,故而按照行里的做法,玩壶者必然要会养壶,这似乎已成为茶事文化的必然法则。

壶有百式,人有百态

古人云:“从来佳茗似佳人。”作为与佳茗厮守相伴的紫砂珍器,自然更是人们心仪的“美媛、丽姝”,故而按照行里的做法,玩壶者必然要会养壶,这似乎已成为茶事文化的必然法则。

说到养壶,其首要的,便是开壶,即新壶在使用之前所做的处理。经过开壶后,壶才可以蕴涵生命,焕发光彩,也才可以正式使用。开壶过程就不加赘述了,本来是一种执行仪式的简单过程,只要不把非必要方法必要去执行,选择方式就随自己心情。

其实,整个使用壶的过程也就是养壶的过程。相对于开壶,养壶的过程更加漫长,更需要有耐心。其要义是,一定要在品茶的过程中养壶,而不是在养壶的过程中品茶。养壶如养性。一把养好的壶,应该呈“黯然”之色,光泽“内敛”,如同谦谦君子,端庄稳重。

为什么这么说呢?透过现象看本质,作为茶事过程中的雅趣之举,其目的虽在“器”,但真正的主角却仍是“人”。养壶并不单纯只是为了让壶的壶身达到理想的品相,更重要的是要透过这些反复、繁琐的泡养、摩挲动作,来增进人与器物的情感互动,从而达到怡情、养性的目的。

事实上是,一把好壶,因其外表和内里都酝酿了时间的光泽,一旦养久了,人的性格也就会像河里的鹅卵石一样,所有的棱棱角角尽数消磨殆尽,并美其名曰:外圆方。如此,到头来,是人养壶,还是壶养人,也就毋庸计较了。反正就宇宙观而言,人亦是器,器亦是人;就神学角度来说,人与壶都是土做的,谁也不用委屈谁。如果能像养壶那样养人,人生自然就会简单而又快乐,质朴而又浪漫。

紫砂壶因属于民间工艺美术创作的器皿,使得参与创作者之众是其他壶具所望尘莫及的。面对千姿百态的紫砂器形,后人在摸索出其中一些规律后,将它们大致分为三大类别:花器、光器和筋囊器。花器也叫花货,即把自然界、动植物界的生态形状,用浮雕等造型装饰手法,设计成仿生形态的茶壶;光器,也叫光货或素壶,则是以几何造型,如圆形、方形的壶,壶体线条利落、简约。另外,将自然界中的瓜棱、花瓣等嵌入精确的设计中,如“菊形壶”,壶身是18瓣线条筋纹组成的圆体,盖和口瓣,贯通一气,称为筋囊器。

无论是花器、光器与筋囊器,各种款型都有大量追随其后的“粉丝”。一般而言,喜欢唯美的小资女人更容易被花器、筋囊器所征服,因为它漂亮、逼真,而且认定它花了很多功夫。有些壶迷多年来一直被花器、筋囊器撩乱了眼,什么梅桩、莲子、南瓜、老鼠壶等藏了一博古架,自鸣“农家乐系列壶”,那些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的紫砂壶,是他的精神家园,虽然那些枝叶叶里很容易藏尘或积茶渍,平添了养壶难度,甚至有时不慎弄断“金枝玉叶”,免不了诱发“心绞痛”,但面对花货,仍如蝴蝶般迷恋。

玩壶到了一定境界的男人,则偏爱光器,品质好的光货,虽素面朝天,但它清新而淡雅,朴实而内敛,看似简洁却韵味无穷,外观直白却具大音稀声的含蓄。尤其有趣的是,喜欢光器中方壶的人,无论是制壶工艺师还是玩家,都容易显现自身的性格,这与制作、把玩其他类型的壶有明显不同。

往往做方壶的工艺师都是从做方形花盆入手的。只要他做方器到了一定水准,具有这种悟性,是不愿做圆器的,更抗拒做花器,他们不但在壶艺的制作上力求精简,“线条减到不能再减”,但给人却以无限想象的空间,在为人处事的思维方式上也会喜欢从简。做方器的工艺师以男人居多,成熟尤其是成功的方器工艺师的性格往往也是爱憎分明,刚正不阿。

据壶商的市场调查,玩方器的人在北方居多,玩圆器的人在南方居多,说这表明南方人的性格更中庸、更平和些,这话,有一些道理,却绝对不是“硬道理”,这仅仅是相对而言的。当然,在玩壶的群体中,广州不少房地产界的儒商,对方器也是情有独钟,这就未必是性格所致,而可能是他们从方器造型中能读到楼型审美中的相关元素吧。(文章来源:普洱茶;图片来源:网络)

关于普洱茶冲泡,保存等知识,请加福建白茶网高级评茶员个人微号:6480348 交流学习。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xueyuan/chaju/8320

(0)
上一篇 2019-08-20 06:43
下一篇 2019-08-20 07:03
中国茶文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