壶说,谁能知道那么多

福建白茶网

自古文人多茶痴,明代文征明在《是夜酌泉试茶》中记:“醉思雪乳不能眠,活火砂瓶夜自煎。”,唐寅(就是那个风流的唐伯虎)《咏阳羡茶》有句,“清明争插西河柳,谷雨初来阳羡茶。二美四难俱备足,晨鸡欢笑到昏鸦。”,同时代的徐渭《某伯子惠虎丘茗谢之》中更是指出,“紫砂新罐买宜兴”。宜兴的紫砂壶,自明时期就是广受传播的杀茶利器,文人骚客趋之若鹜,也致使制壶名家辈出。

壶说,谁能知道那么多

自古文人多茶痴,明代文征明在《是夜酌泉试茶》中记:“醉思雪乳不能眠,活火砂瓶夜自煎。”,唐寅(就是那个风流的唐伯虎)《咏阳羡茶》有句,“清明争插西河柳,谷雨初来阳羡茶。二美四难俱备足,晨鸡欢笑到昏鸦。”,同时代的徐渭《某伯子惠虎丘茗谢之》中更是指出,“紫砂新罐买宜兴”。宜兴的紫砂壶,自明时期就是广受传播的杀茶利器,文人骚客趋之若鹜,也致使制壶名家辈出。

通常的说法,紫砂壶的创始人是明代正德、嘉靖时的供春。而宋时梅尧臣诗云:“小石冷泉留早味,紫泥新品泛春华。”,欧阳修咏叹:“喜共紫瓯吟且酌,羡君洒脱有余情。”有可能就是对紫砂茶器的推崇备至。其实那是饮茶习惯的变化,导致在使用过程中壶的变化。茶源于汉、盛于唐宋,那时流行煎茶、点茶,那时应该叫铫子,就是唐羽那个样子,另一种应该是提梁,以便于煮水、煎茶。东坡提梁壶其实跟东坡真没关系,1932年为了去参加美国芝加哥博览会宜兴群众才设计创作出来的,谁让苏公子他在茶圈名头大呢?

人间珠玉安足取,岂如阳羡溪头一丸土。宜兴(古称阳羡)紫砂冠一时,文人墨客情独以钟。也正是制壶艺人的生活感悟和骚客文人的积极参与,融合了造型、篆刻、书画、诗词、印章等艺术门类,也成就了独立的紫砂文化。

茶的饮用习惯也推动了壶的家族成长,陶壶类还有与宜兴紫砂并称“中国四大名陶”的广西钦州坭兴陶、云南建水紫陶、重庆荣昌安富陶,以及潮州手拉朱泥壶和各式柴烧壶。所有以上种类的壶均使用了含铁较高的矿土,均有一定的利茶泡饮的透气结构,而在所有的传统制作工艺中,唯有宜兴的紫砂壶不是拉坯成型。

潮州手拉朱泥壶聊聊先,原因是临近的北苑茶作为“龙团凤饼”的起源地,闽粤地区饮茶习惯悠远,另外自宋以后,潮州成为陶器生产中心,这个奇葩出现也不足为奇。常说潮州工夫茶讲究“孟臣罐三山齐”,即指宜兴惠孟臣制作的小茶壶,其罐口、壶嘴、把手形一线,利于冲泡,方谓上品。时至今日,以孟臣名款的茶壶,代代都有出品,直到现在还影响着粤港澳地区及东南亚国家。但是潮汕人常用的多是本土制作的潮州手拉朱泥壶。潮州手拉朱泥壶质地异常坚实,表面平滑却能保持低微的吸水性和透水性,细腻柔韧而不含砂,光滑度高,手感细滑;保温性好,泡茶不失原味,可在十天内保持茶的色、香、味不变质;更具有抗收缩性,在20~150℃之间连续出现偏差也不开裂;不含有毒物质及放射性元素;美感十足,把手便于拿捏斟注,壶嘴笔直水流通畅。这是与饮食习惯(喝早茶,习惯“一盅二件”,一杯茶、两茶点)及茶(乌龙类为主,水仙、单枞、奇兰等)有极大的关系,茶讲究“冷茶不饮”,需要高温激荡、出汤迅速。

壶说,谁能知道那么多

广西钦州坭兴陶壶是以广西钦州市钦江东西两岸特有紫红陶土为原料,东泥软为肉,西泥硬为骨,按4:6的比例混合,制成陶器坯料,骨肉得以相互支撑并经过坭兴陶烧制技艺烧制后形成坭兴陶。坭兴桂陶早先的产品主要以烟具为主,清代曾形成闻名遐迩的“烟斗街”,坭兴桂陶高温烧制过程后窑变产生“自然陶彩”是其艺术风格的一大亮点,陶彩产生是人为无法准确预测和控制的,是自然形成的。钦州特有的陶土,无需添加任何陶瓷颜料而产生的“窑变”艺术在国内陶瓷行业中绝无仅有,艺术品位极高,故有“中国一绝”之称。陶坯烧炼后经打磨去表层后才发现其真面目,形成各种斑斓绚丽的自然色彩,若隐若现古铜、墨绿、紫红、虎纹、天蓝、天斑、金黄、栗色、铁青等诸多色泽,质地细腻光润。而陶刻纹印和壮族文化特色装饰也是坭兴陶最主要的艺术特色。坭兴陶壶天然洁净、泥质细腻,绿色环保,且含有铁、锌、钙、锶等十几种对人体有益的丰富矿物质。但是发展至今丢掉了自己的产品优势,如“古铜陶鹤”、“陶刻纹印”、“壮乡神韵”,一味走宜兴紫砂的工艺路线,实属一大遗憾。

去过云南的人都知道“汽锅鸡”这道美食,最地道的汽锅就是建水紫陶了。经无釉磨光,精工细磨抛光的建水紫陶,质地细腻,光亮如镜,有“体如铁石,音如磬鸣”之誉。建水陶讲究精工细作,尤其注重装饰,它以书画镂刻、彩泥镶填为主要手段,也同样集书画、金石、镌刻、镶嵌等装饰艺术于一身。建水紫陶制作出现较早,而作为炊具和食具的反复使用可证明其产品的稳定性和安全性。不过同坭兴陶类似,作为茶器具制作起步较晚,也在走着宜兴紫砂的工艺路线,失去了自身优势。

重庆荣昌安富陶,至今已有800年的历史,荣昌陶土蕴藏丰富,泥色为红色和白色,红泥含铁量高,白泥主要含三氧化二铝、二氧化硅和少量的铁,泥料质细色正,可塑性强,烧结性能好,含水率低,烧失率低,埋藏浅,是最佳的陶瓷原料,烧制的容器具有不渗漏、保鲜好等特点,素有“泥精”之美誉,享有“薄如纸、亮如镜、声如馨”的评价。在《中国美术——中国各地民间美术分类介绍》的民间陶器里,专门为对荣昌陶器画了一笔重彩:“荣昌陶器——四川(重庆直辖以后属重庆,下同)民间陶器。为重庆荣昌区安富镇烧制,该地有优质红、白陶土,质细色正,可塑性强,宜于制陶,主要制成民间日用粗器,如泡菜坛、罐、壶、碗、茶具、花盆、花瓶等。造型大方,釉质尚光。分细陶和彩陶两种,前者胎薄质坚,后者多有纹饰。装饰手法有刻花、点画花、剪纸贴花、雕填、模印贴花。纹样有卷草、工字纹、折带纹、锯齿纹、水波纹。釉色有朱砂红、西绿、黄丹、乳白、黑等。以黄丹釉为常见,朱砂和西绿釉为特色。”。上世纪60、70年代,荣昌陶器厂(现已破产)的产品曾代表中国著名工艺美术品赴日本、锡兰、智利、巴西、坦噶尼喀、埃塞俄比亚、阿尔及利亚展出。其间,产品大量出口欧洲、非洲、拉丁美洲、东南亚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但时至今日荣昌陶明显发展不足,主要体现在传承群体行单势弱,制造技术上比较粗陋,但它自身所具有的朴素情趣和接近自然的艺术韵味,却一直保持着活泼的生命力。荣昌紫泥有一个非常特别的工艺条件,那就是它的缸炭要选用本地的松树和青岗树为煅火料,紫泥在燃烧过程中,缸炭的油气在窑炉里慢慢地挥发,让每一件陶器都能慢慢地渗透油火之熏,待到出窑时件件陶器都有油润与亮感,这是荣昌陶的一大特色亮点。

“茶和天下,壶里乾坤”,一把小小的壶,看到了薪火绵延,华夏荣光,千万别在我们这代人手里丢了。(作者:姚尧,来源:茶社会,图来源:福建白茶网图库)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福建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xueyuan/chaju/69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