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金蝉茶记

福建白茶网

紫金蝉茶记

作者:周彦敏

 

中华饮茶之风,自古及今皆盛。唐人陆羽著《茶经》一部,开篇言曰:“茶者,南方之嘉木也”。嘉木美茗可清心,此古之清风亮节者尤爱茶之故也。然吾向所知名茶止于碧螺,龙井等世之所素崇者,而未始知紫金禅茶之芳妙。

去岁中秋,吾与一同窗好友在粤工作者偶聚,临别,其赠吾紫金禅茶一罐。吾甚奇之,问曰:“此何茶?未之闻也。”答曰:“此茶粤之紫金县所产,吾素日常饮,其味香蜜醇美,君试品之。”吾遂品,果如其言,因甚爱之。

既爱之,则欲探其源。何谓蝉茶?其味何香蜜也?吾查之于网络,探之于茶坊,而后方悟。名蝉茶者,以其小绿叶蝉噬之故也。蝉噬后,其味遂变,香蜜渐存。蝉茶之生长环境亦佳,地属河源紫金之莲花山脉,绿林白泉,鸟鸣花绽,庶无污染。青山起伏,烟蒙雾绕,奇崛险峻,使蝉茶得山川之秀气,蕴天地之精华。种茶艺人亦以茶养性,不图近利,不求闹市,精诚石开,育成此“神奇甘露”。

其后,吾尝网购数次,除自饮外,亦赠亲友。问之,皆曰:“其味不同常饮之茶,然甚好。”吾意欣然,此后是茶则不离吾杯矣。

今春新冠病毒肆虐之时,吾闭门闲居,心下忧虑,惶恐不可终日。 家夫因劝慰余曰:“忧有何益?若以茶相伴,静心读书,不亦乐乎?”吾闻之,心下豁然。于是蝉茶一杯,书一卷,临窗而坐,渐不知岁月几何,物我何在。唯觉茗香氤氲,墨芳满溢,书增茶之灵,茶添书之韵,茶与书各尽其妙也。时方知此茶不仅清心,亦能暖心,静心也。

因作打油小诗一首以自娱:

茶书俱临窗,墨照琥珀光。书里乾坤大,茶中岁月香。

其后三月,疫情好转,吾始出门会友,众皆叹闭门之苦,最苦为无聊。吾独不然,以心不禁,则门虽闭而犹开也。光阴胜金,不可一日荒废。以茶相伴,终日解烦,以书为友,终生得益。然余有此悟,亦多得紫金蝉茶之功也。因恨陆君之早生,不然《茶经》岂无紫金蝉茶之香蜜?

然余细思之,书之《茶经》虽无此茶,人心之“茶经”中亦必有之。口碑无价,紫金蝉茶来日必居一流香茗之列。陆生地下有知,亦愿得一杯而品之也。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白茶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fjbc.cn/xinwen/pinpai/135709